鄉福首頁
210期 >
2005年6月
別忘了,祂垂聽
       蔡幸哲

 

在我參加的華人教會一年有兩次感恩見證聚會,由於上台見證的人很踴躍,所以將主日崇拜和成人主日學的時間合併為長達二個半小時的見證會。這些見證的內容大致是因為找到工作、或是病得醫治、或是遇上困難得蒙解脫(重生得救的見證在受洗時舉行)。從路加福音十七11-19十個長大痲瘋得醫治的故事看來,這些見證就像得醫治的撒瑪利亞人回到耶穌腳前感恩一樣,既榮耀神又合乎耶穌的教訓。

我曾看過佛教徒的見證,他們批判基督徒是功利主義者,為了從主耶穌身上得好處才信祂。那些佛教徒似乎言之有理。如果我們的禱告祈求只侷限在以上所述的三種情形,勢必勝不了佛教徒的挑戰。思想至此,猛然一醒,記起我在好久一前,曾經為一件重要的事禱告,事隔幾年神成就這事,我竟然給淡忘了。好像那九個長大痲瘋的得醫治卻沒有回來感恩。這是我寫這篇見證的起因。

話說十多年前,溫盡滿牧師、張雅惠傳道和鄭祚騰牧師,他們曾到美國,所以鄉福同工當中,我比較認識的,就是他們三位。從兩位姊妹的分享知道一點過去鄉福的慘澹經營。我記起讀高中時看到這篇「獻給無名的傳道者」,如今聽了鄉福的見證,增加了對宣教士認識的真實感,他們真是無名的傳道者。其中一段故事至今仍難以忘懷。鄉福早期事工有時經費不夠,同工原本微薄的生活費又要減少一半或發不出來。這幾年美國經濟不景氣,好些基督徒也碰上這釘子,這樣的故事似乎不足為奇。然而有趣的是那時的總幹事要同工們禁食禱告,面壁思過,看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竟連同工生活費都發不出來?全能神的牧者生活都成了問題?這引發我兩個動機:第一是這種神學思想根據聖經的哪些經文?我勢必要找到。第二是禱告神預備一位總幹事。那時鄭作騰牧師擔任鄉福總幹事,但同時還擔負田尾工作區的開拓與牧養,身兼數職,非常辛苦。所以求神預備一位「約書亞」或「迦勒」型的總幹事,因為他們都有超強的體力和能耐。

我想在現實的環境中尋找印證關於屬靈領袖的重要性,我找到了「道上」教會的傑克•海福德牧師。他去牧養一間即將關門的12人教會,將它翻轉為近萬人的教會。另一個例子是,我曾在一間美國教會聚會,牧師一家四口開始成立教會,十多年後成為五千人的教會。可見屬靈領袖與屬靈團體有至為重要的關係。我又從聖經找到屬靈領袖的重要以及神如何預備屬靈領袖。摩西出生時,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日子已開始叫苦連天(出一13),他的出生還受到生命的威脅呢!四十年過去,神並沒有採取拯救行動,又過了另一個四十年。「過了年,埃及王死了,神聽見他們的哀聲,神看顧以色列人,也知道他們的苦情。」那位以六日創造天地的神,祂只要說話,事就成了,竟然在摩西出生的八十年後才派遣他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難道神在天上打盹,或是要等埃及王死了才能採取行動?仔細思想,才發現,不是以色列人苦等神,而是神等了摩西八十年,讓他接受皇室貴族四十年的教育和曠野牧者的訓練,這兩種訓練一個也少不得。試想在曠野帶領六十萬以色列民比在王宮向埃及百姓發號施令困難多了。可想,當以色列人拜金牛犢惹神發烈怒時,摩西成了偉大的辯護律師。他以埃及人會議論神(出三十七12)來為以色列民辯護,這樣一位偉大的領袖是需要花八十年才培育出來的。

話說回來,鄉福的事工需要怎樣一位屬靈的領袖才能履行神的託付呢?那時我當然不知道,只是心中默默地禱告期待。我在華人教會聚會,來了客人--晨曦會負責人,劉明和牧師。他以幻燈片介紹晨曦會事工和個人見證。他從過去是十年的吸毒者變成帶領幾十位同工的屬靈領袖,這是奇妙又偉大的見證。但我認為比這更精彩的故事發生在緬甸、寮國、柬埔寨的金三角,那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毒窟之一,毒販首腦在那裡建立聚點,從事販毒,那個據點竟然被晨曦會買下,改成福音中心。過去是首腦槍斃不忠的手下的刑場,如今那山坡上豎立著十字架,變成現今的各各他山,彷彿在述說著耶穌基督已為所有的毒販代死,如今他們不必在此枉死,生命已戰勝死亡。他們應得著永恆的生命為基督而活。

聽完見證,我直接的反應是:上帝啊!你已奇妙地為晨曦會預備了這樣一位奇妙的屬靈領袖,鄉福總幹事在哪兒呢?後來陳文逸牧師上任。未見過他,只從簡訊上認知。三年前他來北美傳遞異象,在我家住過,得知陳牧師和師母在東石的奮鬥史,終於石頭開花結果,有人接受耶穌基督。張雅惠傳道也在我家住過,她那“一粒麥子死了,卻結出許多子粒來”的見證,我還記憶猶存。如今陳牧師在華府聖經教會介紹未來事工展望,在他回台後都一一實踐了。鄭牧師提過的鄉村移民或提前退休,也看到吳燕輝傳道夫婦回台開拓蒜頭事工,擴展雙語營事工等….。我知道鄉福事工是起飛了,然並沒有把陳牧師和我的禱告劃成等號,因為我淡忘了我的禱告,日子又快速地過了一年半。

去年底,陳牧師到賓州參加差傳大會,我正苦於找工作中,無暇參加聚會也無法接待他。我想他來和我們吃個年夜飯,聚一聚就不錯了。後來他回台灣後一個月,我才記起二、三年前他來的那一次,提到一些北美基督徒失去工作。後來我的工作有變化,我打電話給他,請他為我禱告。沒想到這次他來華府的那週,竟然是我找到工作的那一週。我記起那首詩歌「使我成祝福」(Make Me A Blessing)。他不僅帶給鄉村莫大的祝福,也為北美的基督徒帶來了屬靈和地上的祝福。願陳牧師及鄉福同工所到之處都成為大家的祝福。

(作者的教會是First Baptist Church in Rockville of Washington, D.C.)



Go Top